其实,像太宰治一样,人间并没有多数从出生便能够”自适应”的活在这个世上的人,如果我们活着,那么便是选择了努力地活着,这样做是值得自豪的。生命,对于珍惜它的人来说,会给予反馈;对于不放弃抗争的人,是永远怀抱的。

实际上,越长大就越发现:有一些转瞬即逝、无以言表的瞬间,会和自己过去的某段经历联系在一起,融合了美与
力量,仿佛治愈了心灵的某个空洞,并由此引起了想向人表述的欲望,如此剧烈,像火山喷发一样,曾经的绝望被
潮水夹滚而来,奔向世间与之接触的彼岸,那样的满怀期待!

但是,当你如此期望的时候,又会发现这仅仅是一个假象——你所认为的极大触动,只不过是属于个人的、私密的小房间。如此怪异,如此无力,甚至让你开始怀疑它是否被世间所认可,是否大家都有同样的感受,你开始犹豫、开始恐慌,最终选择了沉默。

我不知道是否是读过的人们都这样,但是”美”,可以形容很多小说,却唯独并非《人间失格》。

我是懦弱的人,并尝试着去改变自己,去更好的适应这个世界,生而为人,我很抱歉。

叶的故意表演,惹人发笑,都是为了更好的适应世界,但是无意中被一个同班同学识别后,内心开始恐慌、开始焦虑。我在别人的眼中,都是一个很成功的人,常常听到别人对我”天赋”的赞赏,说我是一个小”天使”,一个很阳光,善良的人,和我在一起很轻松,没有压力。其实,只不过我为了适应世界,锻炼出了自己的”天赋”——表演

我很担心,哪天被大家识破了,变得和叶一样的焦虑、恐慌。这种恐惧感,让我从内心深处开始疏远视图与我接近的任何人,仅仅是一丁点的窥视都让我觉得极度的恐慌。于是我不得不切断视图与我真心交友的人,所以活到现在,我依然和儿童时期一样————孤独一人。

曾经,看过一个故事:有一天,一个天使般的儿童看到一个成年的大叔身上的印记(自残留下的),问到:叔叔,你是天使吗?,他很诧异,问为什么。小孩说:因为妈妈说,伤害自己的人都是天上的天使,他们因为一不小心掉到了凡间,却承受不住凡人的躯体,所以才伤害它,那样他们就可以早些回去做天使了。这是一个美丽的比喻,或许就是《人间失格》的美丽吧。

不要觉得叶藏是无病呻吟,病态的人。因为,我们在某些时刻都当过叶藏。

我的恐惧在于”表演”过后,被人识破的胆颤,我的不幸乃是一种缺乏拒绝别人的不幸。我时常陷入一种恐慌当中,感觉自己裸体暴露在世,被万人之眼像针刺痛般的审视,不知道你是否有过这样的瞬间?

身边的人结婚了,你没有结婚,不断地被迫相亲,即使你不想,但是面对父母无法拒绝的脸庞,你点头了,你是叶藏。

面对别人一次又一次的请求,即使不方便不情愿不乐意,但是面对好友渴望的脸庞,你点头了,你是叶藏。

你有过梦想,而且距离成功也越来越近了,但是你面对不断地的嘲讽,你最后低下头,开始怀疑自己,最终放弃梦想,你是叶藏。

看到有人说《人间失格》全篇都是呻吟病态,矫情且不知所云,我由衷羡慕他。

我们不是”叶藏”,没有他的经历,体会不到他的”病态”,但是我们又是”叶藏”,在世上或多或少的”病态”过。


一个充满感想的人